更多的化妝

總是以一個潔淨,色調和滋潤面部和眼部區域。作為成熟的皮膚,我用的α-羥基血清溫和的去角質,促進皮膚光滑。血清有助排出皮膚的沉悶,灰色的外觀和擺脫層皮膚的死皮細胞,改善皮膚顏色。使用錯誤的顏色:選擇錯誤的顏色是一個常見的錯誤,人們往往。無論是什麼,粉底,腮紅,眼影,眉筆顏色,唇線筆,唇膏,錯誤的選擇的顏色可以讓你看起來很荒謬。因此,最好是採取專家諮詢如何選擇顏色,仔細,所以它不會對你的臉進行對比。
當採用自然妝,我喜歡回頭看的照片我的青春的日子,照亮了我的臉,孩子要記住的顏色。我期待在臉頰和嘴唇的粉紅色或桃獲得一個想法。多年來,頭髮顏色的變化,皮膚的變化,我們再也看不到的顏色,大自然給我們。這是一次完成的交易。一旦你看你的照片,並決定哪種顏色是自然的,你的皮膚,其餘是很容易的。

許多年輕女孩,甚至有些女性犯這樣的錯誤的思維更多的化妝,你可以將你會更好看。其實不然,當談到化妝,少即是多。這句話的意思是,把太多的化妝可以讓你顯得缺乏吸引力,或以另一種方式,少用化妝可以給你更好的結果比為做這件事。因此,當有疑問時,總是決定使用最低量的化妝,你需要尋找有吸引力的。通過應用這些簡單而有效的技巧,如何化妝,你會發現它更容易得到你想要的結果要少得多的努力和挫折。

需要化一個精緻的妝容

不少男性感慨,等女友出門真慢,因為要化妝。英國一項調查顯示,英國女性一生中一年又三個月在鏡子前化妝。

  超過一年

這項關於女性日常美容習慣的調查由倫敦哈利街美容診所委託進行。結果顯示,英國女性一生花474天,即差不多一年又三個月塗抹各種化妝品,相當於一年中一個多星期在化妝,一星期中3小時19分在鏡子前塗脂抹粉。

英國《每日郵報》援引調查報告報道,調查對象稱,工作日化妝時間較短,平均花費14.5分鐘,週六和周日時間充裕,平均花24分鐘化妝。

一周通常有一兩次活動需要化一個精緻的妝容,平均花費76分鐘。化妝過程中耗時最長的是眼部妝容,抹睫毛膏、畫眼線、塗眼影、描眉毛,差不多17分鐘,佔化妝總時間的近四分之一。

  普遍化妝

  英國女性化妝比較普遍。 93%的調查對象稱,沒有一天完全素顏,或多或少用一些化妝品。在調查對像看來,夜間外出前必須化妝。半數調查對像上班前化妝﹔工作日的清晨,32%隻有在特別趕時間時才會省去化妝這一步。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英國先前一項調查顯示,一些女性化妝隻因對自己的肌膚狀況不自信,希望用化妝品掩蓋皮膚問題,覺得躲在一層脂粉後更有安全感。一些女性說,不敢在未化妝時面對丈夫或男友。

不過,調查還顯示,男性更喜歡清新自然的素顏女性,希望自己的伴侶棄濃妝為淡抹。在女性妝容中,最令男性生厭的是牙齒上粘著口紅,其次為腮紅過多和粉底過厚。男性討厭的妝容還有“熊貓眼”、使用過多睫毛膏導致睫毛變成“蒼蠅腿”、油光?亮的口紅、面部化妝而頸部不化令下巴處出現明顯界線、閃亮的藍色眼影、眉筆畫眉、眼線過長、假睫毛和深色唇線。

海口泰龍城的一家美甲店

豆綠色的地板、奶油色的雕花吊頂,玻璃門將外界的嘈雜隔開。屋子裡,幾名顧客倚靠坐著,一邊看著電腦,一邊修指甲,一個小時後,指尖生輝。

這是海口海府路上的一間美甲店。店主麥葉靜今年才25歲,但已經是一名從業7年的資深美甲師了。

阿靜1988年生於樂東縣佛羅鎮老孔村。 2006年,她進入海口泰龍城的一家美甲店,和另外7名女孩一起當學徒。

“後來,老闆娘告訴我:’要不是你勤快,當初真不想要你。’”阿靜說,“我笨,學得比較慢,也不太懂和客人聊天。”但阿靜以勤補拙。一有時間,她就通過看書、上網,琢磨美甲的花樣、技術,加上她細心、周到的服務,她的回頭客越來越多。 2009年,她接任店長。

2011年5月底,她發現了這家店鋪正在轉讓,且緊鄰一家美容院,附近是居民區,她把它盤了下來。裝修、買家具、買工具,花了約四萬元,是她5年來的所有積蓄。

剛開業的一年裡,以前的老顧客,聽說她開店了,主動找上門來。漸漸地,顧客越來越多,她又雇了2個員工。

“我是笨人有笨福。”阿靜說,她的美甲店生意按季節各有側重。穿涼鞋的季節,主要做美甲;冬天做美甲的少,但天氣乾燥,她便主推手足護理項目,受到顧客歡迎。算下來平均一個月能賺三四千元。一年半後,美甲店就收回了成本。 “這個工作可以讓別人變漂亮,我也開心。”她說。

看來這美容游擊隊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年輕漂亮的丁女士也不例外。不過一直以來,丁女士都覺得自己美中不足的是眉毛稀少,眉型也不夠完美,很是介意。前些時候,丁女士受其所光顧的美容中心代老闆介紹,找了位上海的“資深”美容技師王某做了紋眉美容項目。可哪知道這花了5000元紋的眉,才一個星期後就開始掉色,丁女士想找王某理論,卻再也找不到人了。看來這美容游擊隊,著實不靠譜。

丁女士平日里經常在太倉市城廂鎮雅尚纖體美容中心做生活美容護膚,美容中心代老闆也知道了丁女士對自己的眉毛不滿意後,就主動向其推薦了一位號稱在上海做美容的“資深”技師王某,可以給丁女士做紋眉(繡眉)美容項目,而且還約定好價格為5000元。 2012年11月25日,就在太倉市城廂鎮雅尚纖體美容中心裡,技師王某對丁女士進行了紋眉美容,事後丁女士看了紋眉效果後很是滿意,而且王某還說這紋眉的效果以後會越來越好,於是丁女士當場爽快地付給王某5000元美容服務費。可誰想到一周後,丁女士就發現自己的紋眉開始掉色,早已沒有了當初剛做時的效果和立體感了。如此一來丁女士倍感上當,找到美容中心代老闆理論,要求退錢,可代老闆則說,這紋眉美容是技師王某給丁女士做的,錢也是王某直接收去了,自己只是介紹人,半分好處也沒拿,憑什麼要自己退錢。丁女士應該自己去找王某算賬,至於現在王某聯繫不上,打電話也不接,這和自己沒關係。

對於代老闆的推脫和王某的消失,丁女士十分無奈,便於2012年12月12日到市消保委城廂分會投訴。經分會工作人員調查了解,情況基本屬實。據分會工作人員調查了解,紋眉(繡眉)屬於醫療美容範疇,必須要由有職業醫師資格證的人員在醫療機構實施操作。上海技師王某無職業醫師資格證,而太倉市城廂鎮雅尚纖體美容中心也非醫療機構。

就此情況,分會工作人員對雅尚纖體美容中心代老闆進行了相關的法律法規宣傳教育,同時要求代老闆以後要規範經營並承擔相應的責任。代老闆認為自己不了解這些規定,自己只是出於好心為顧客解決問題,自己又沒有收丁女士的任何費用,讓自己負責,覺得比較冤,因此不願承擔相應的責任。可分會工作人員認為,雖然代老闆在整件事中沒有收取任何費用,但有過錯在先,有過錯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最終,在分會工作人員的多次協調溝通下,代老闆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同意補償丁女士2000元現金,並承諾以後一定規範經營,吃一塹長一智,決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對此調解,丁女士表示滿意。

同時消保委工作人員也提示廣大市民: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凡是破皮膚的美容項目都屬於醫療美容,都必須由有職業醫師資格證的醫療工作人員在醫療機構實施操作。否則都是違規的,容易發生美容成毀容的悲慘事件,而且維權困難,合法權益得不到保障。